“原来如此!”王承恩大喜道:“老奴就说嘛,小爷何等睿智,岂会没有后手?这修建碉楼,明摆着就在挖坑,等着闯贼跳嘛!”
  他笑逐颜开,右手不住地拍膝画腿:“原来谜底在此。真是妙计!”忽然又问:
  “既然敌将已经登楼,何不点燃引线,将其炸死,也好震慑闯贼大军,使其士气隳颓呢?”
  孙传庭正好进来了,笑道:“王公公有所不知,殿下是想钓个大鱼!毕竟,居高临下,俯视京城,这是难以抵挡的诱惑!”
  王承恩恍然大悟,点头道:“好!老奴舍不得走了,姑且就在这里看着,大鱼怎样上钩!这可是一时盛事。”
  且说李自成往碉楼方向行进,骑着乌骓马,亲兵护卫前呼后拥。牛金星赶上来说:“顺王,如此声势浩大前往城下,那明狗望见,只怕要起觊觎之心,不如悄悄过去,登楼俯瞰。”
  李自成手一摆,说:“如今前锋尽是坚固盾车,车后又是大盾铁甲,孤身边尽是亲兵精锐,碉楼又在城外三里,有何危险?”然后胸脯一挺,说:“孤正要大张旗鼓,耀武扬威,羞辱崇祯父子。”
  顾君恩本也要劝谏,听顺王如此一说,也就不再多言,只管跟着往前去。
  没多久,李自成到了壕垒之外,李岩、任继荣上前迎接。李自成向南北分别一指,说:“孤决定就以这壕垒为前沿,向南北延伸,修筑城下防线,一边持续填壕,一边长围久困!”
  李岩和任继荣只是躬身迎接伺候,没有评论。
  李自成首先看到那一排大炮,上前抚摸着说:“好钢!刘芳亮就是在这样的大炮下吃了亏吧?老子要替他讨回公道!”转脸看到任继荣眼睛红了,温声说:“不必难过,你为刘帅报仇雪恨的日子,就要到了!”
  然后抬起头,望着碉楼说:“这楼修得恁的阔气!真是崽卖爷田心不疼!”
  牛金星附和道:“崇祯可能不知道,自己这儿子在外面何等僭越!”
  李自成又望望东边城墙,问:“那护城壕边的房子干嘛用的?为何没有把它占了?”
  “回顺王:这一带城头铳炮较为密集,那破房子在其射程之内;另外,我军主要忙于看守这壕垒碉楼,所以未抵达城壕边上填壕。”任继荣躬身道。
  李自成回头望望西边停歇的盾车,说:“再过几个时辰,整顿人马,凭借盾车、大盾,把这段护城壕也填了!那破房子,正好拆了填壕!”
  “遵命!”任继荣道。
  李自成潇洒地一抖身后的斗篷,振一振身上蓝色的箭衣,一挥手臂,兴致勃勃地说:“走,上去看看!”
  这时,碉楼之下的横向地道中,一名东宫师校尉正在紧盯着一根从地道顶垂直插下的粗竹筒,竹筒上开着大圆孔,里面的镜子可以反射碉楼第一圈台阶前面的情景。他接受“伏虎组”组长职位的时候,师长孙传庭曾经告诉他:这是太子亲手设计的“潜望镜”。
  “钱望镜?”他当时有些懵,直到下了地道,贴上竹筒,才发现这东西好神奇,竟然能从地下拐弯看到地上。
  看到头戴范阳笠、身穿箭衣,只有一只眼睛,被人众星捧月的闯贼头领,他马上得出判断:这就是画像上看过的贼酋李自成。
  当下立即向后传话道:“大家注意了:贼酋来了,在壕垒之上!”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本章3200多字,放出1200字;
  余下情节,还有3000字!
  因为起点拒签,作者君无法获得收益,
  不得不开通个人订阅号,以获得读者朋友支持。
  恭请各位读者朋友移驾个人订阅号。
  可以在V信中搜索“汉苑秋风”或者“ZAN201999”,关注阅读,随心打赏。
  你的打赏,我的鸡血,支撑着异世空间的天空。
  在订阅号等你!
  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,爱去看看首发,敬请关注 http://www.27kk.com/txt/84930.html